银泰上半年营业额和利润双重下跌 上半年日子不好过零售终端资讯中国服装网-helmet怎么读

  在浙江、湖北、陕西、安徽和北京,你可能会看到不少标有“银泰购物中心”的百货商场

  银泰创立于1998年的杭州,现已发展了18年,目前,他们在全国经营和管理着29家百货店和17个购物中心。6月30号,银泰商业发布公告,他们已收到来自阿里巴巴的换股通知,换股完成后,阿里巴巴合计持有了银泰757,560,738股股票,占全部已发行股本的27.9%,这意味着阿里巴巴成为了银泰最大的股东。

  90年代中期,国内一度假货泛滥,银泰是第一批品牌化经营的零售商之一。他们抓住了居民收入增加的机遇,以服装、化妆品为突破口,提供了有别于其他家的优质产品和服务,并取得了随后20年的繁荣。

  但是现在,人们的购物方式在升级,国内百货的同质化严重,国内线下零售业的竞争也愈发激烈。中国百货商业协会3月31日发布的《2015年中国百货行业发展报告》调查了80家线下零售企业,这些企业的销售总额同比增长9.3%,但总利润却下降了12.05%,利润率下降了19.53%。在受访的企业中,有46.25%的企业销售额都有所减少。

  今年上半年,银泰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  本周三,银泰商业集团发布了2016上半年财报。截止6月30日的财报显示,银泰上半年的同店销售额跌幅为4.1%——所谓的同店销售额,指的是同一家店铺在相同时期下的销售额——这是衡量零售商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。目前,银泰在国内共有45间门店,开业超过一年的43间门店中,超过一半都存在销售额的下跌的情况。

  特别是成立于2010年之前的老店,更是面临普遍的亏损。在银泰的大本营浙江,多家门店存在着双位数的销售下跌。杭州武林银泰店成立于1998年,是银泰最古老的门店,财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该店的销售额为9.758亿元,较上年同期下跌了6.9%,跌破了10亿大关。

  经营情况最差的是河北唐山银泰城,这家银泰城开业于2013年12月,是近几年新成立的百货店之一。2010年之后新开的银泰店亏损的不多,唐山银泰城却是个例外,但今年上半年,这家店的营业额跌幅达37.8%。

  其实2015年时,银泰的数据还不是这样。截止至2015年12月31号的银泰2015年年报显示,他们的总销售额同比上涨了6%,母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7.5%。在财报里,银泰将利润的上涨归结为同店销售额的增长(0.5%)、新开购物中心的销售表现和租金收入的增长。

  但经历了去年的双重上涨后,银泰今年上半年没能保持住这种增长。

银泰城

  银泰商城

  过去,银泰曾采取特许经营的方式进行扩张。2015年,银泰销售所得的总款项约为人民币167亿元,其中只有10.8%是直营的商场获得的,特许经营的门店贡献了高达83.5%的销售额。

  国内百货的前身是过去各地的国营商店,不同区域的市场有差异,品牌的多层级经销使得国内百货长期处于地方垄断的局面。例如,银泰约有65.8%的门店都位于浙江省,金鹰超过65%的门店位于江苏,天虹有55.9%的门店位于深圳和周边城市。

  地方龙头造成市场进入的壁垒比较高,阻碍了百货向全国连锁的方向发展。为了打入更多市场,特许经营一度为百货公司的扩张带来了便利。

  但是现在看来,特许经营很可能是饮鸩止渴。它很难维持住百货的整体品质和品牌形象,也拉低了运营效率。

  2015年,银泰在努力加大自营能力。他们采取了深度联营、买断销售等方式进行转型,试图整合供应链,提高利润率。“这些年来,银泰一直在缩减代理层级。原来是品牌商是一级代理、二级代理、三级代理,还有托管商,但我们正一步步进行缩减。我们希望跟品牌建立直接的关系,原来的结构已不利于供应链效率的提升。”银泰商业CEO陈晓东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。

  但从今年上半年的数字来看,供应链的整合和成本的管控尚没有出现很好的经营效果。

银泰城

  2015年,银泰提出的口号是“新银泰”,他们与阿里巴巴合作发展O2O,促进线上线下零售业务的融合

  银泰还想了其它的一些法子。

  面对日益发展的电商,银泰从2012年起便开始和阿里巴巴合作,他们先后与天猫、支付宝钱包达成了合作,2014年3月,阿里以53.7亿港币战略入股银泰商业,银泰创始人沈国军将大股东转手至阿里巴巴集团。当年5月,银泰创始人沈国军宣布不再连任银泰商业的执行董事,他还辞去了董事会主席兼战略发展委员会主席职位,这意味着沈国军退出了集团的执行层面。今年的6月30号,阿里巴巴行使换股权后,阿里的持股量由10.2%增至27.9%,沈国军的持股数进一步下降,从21.87%降至17.56%。随后,银泰和阿里合作推出了首张虚拟会员卡“银泰宝”,实现了会员和支付体系的打通。

  但合作是否真的能重振银泰的百货业?或者确实能帮助阿里找到一个线下的入口?似乎答案还存疑。

  阿里巴巴与银泰合作的几年时间里,他们共同开发了一系列互联网产品,包括喵街、喵货、西选、意选及喵客等应用。银泰支持阿里巴巴的线上品牌在银泰实体店内出售,同时,银泰的线下品牌在将在阿里巴巴平台上销售。截止去年年末,46个线上淘品牌出现在了银泰的实体店,约580个银泰线下品牌实现了线上销售,银泰已在O2O项目上投入了1500万港币。这一系列合作曾被视为零售业线上、线下融合的尝试。

  但就去年双十一我们的实地体验来看,这些APP的普及率并不高。去年双十一,我们在杭州银泰西湖文化广场店看到“喵街app”的宣传招牌,这个APP试图为逛街的人提供地图索引、wifi服务和餐饮排队领号服务。但一个显示2万人订阅的栏目阅读数只有50多人次,页面条目也只有2-3个,在杭州银泰,听说过这个应用的消费者并不多。

  实体店和互联网还没能有效地融合,“线上聚客、线下体验”的理想效果还远未能实现。

银泰城

  喵街app界面

  银泰商业集团CEO陈晓东曾说:“任何一个企业终将被打翻,区别在于是被别人打翻在地,还是自我打翻。”看来,想不被拍在沙滩上,银泰还要更加突破自我才行。

  

来源:好奇心日报

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