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车相撞下逝去 28岁锦州姑娘的最后一天 在这起7车相撞的交通事故中 印巴军队激烈交火 客车变身黑校车

7车相撞下逝去 28岁锦州姑娘的最后一天 在这起7车相撞的交通事故中,随着一声巨响,28岁的生命戛然而止。打游戏、吃烤鱼、看珍珠展……这些和朋友们说好要一起做的事,她再也无法赴约了。逝者姓名:丁莹性别:女籍贯:辽宁终年:28岁去世原因:意外去世时间:2016年10月26日事件:朝阳区北苑路和春华路交叉口,多辆等待红灯的车辆遭到后方一辆奥迪车冲撞,事故共造成1死4伤那是丁莹留在人间的最后一段视频。视频中,年轻女孩走下台阶,来到朝阳区北苑路和春华路交叉口南侧。北苑路上,黄灯变红灯,车流缓缓停住;春华路上,绿灯亮起,行人沿着斑马线,缓缓西行。当丁莹走到斑马线中间时,意外发生了。一辆黑色奥迪车飞速冲向车流,与在路口等候红灯的6辆机动车发生碰撞。其中,一辆小客车侧翻,她不幸被卷入车下,后经抢救无效死亡。过了这段马路再走几分钟,丁莹就到家了。按以往习惯,吃过午饭,休息一会儿,她就会返回单位继续上班。然而,在这起7车相撞的交通事故中,随着一声巨响,28岁的生命戛然而止。打游戏、吃烤鱼、看珍珠展……这些和朋友们说好要一起做的事,她再也无法赴约了。 准时的年轻员工南北向的北苑路是“一竖”,顶在从北苑家园小区穿出的春华路西侧,相交成倒躺的“丁”字。10月26日中午12时许,28岁的丁莹,像往常一样离开公司,准备回家吃饭——去年8月,她刚入职位于上述小区的北京中青龙图网络技术有限公司,从事内部审计工作。为求方便,丁莹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小区租住下来。每天中午准时回家吃饭、午休,下午1点半左右再返回单位。同事董尚超回忆,平时,丁莹离开时,自己总会跟她聊上几句。“我说,‘今天别回去了,一起吃吧’。她会回答‘太困了,要回去睡觉’。经常会出现这种对话。”从北苑家园小区南门出来,就是春华路。过了这个红绿灯,再向前走三四百米,就是她租住的地方了。春华路绿灯亮起,北苑路上密集的车流停了下来。丁莹按照人行道绿灯提示过马路。意外发生了:一辆面包车侧翻过来压住了她。视频监控显示,多辆车均在北苑路上等待红灯。突然,一辆黑色奥迪车从后方快速驶入,接连冲撞到前方多辆车,其中一辆面包车被撞翻后停下,道路上尘烟滚滚,丁莹被淹没其中。董尚超记得,当天1点40分许,人力资源部的同事突然来办公室找丁莹,并询问其是否有男友、在北京是否有亲人。莫名其妙的问话,令董尚超十分不安。她四处看了看,发现丁莹不在办公室,“当时我就慌了,她平时一点半左右准时回来的。”随后,董尚超赶紧打电话并发微信给丁莹,但始终没得到回应。有同事说,公司有人出车祸了,就在楼下,她立即跑下去。交叉口处,多车碰撞在一起,有两辆车严重扭曲并侧翻。在满地碎玻璃的事故现场,董尚超四处找寻,但并没有发现伤者。她松了一口气,但准备回公司时,看到电梯内有交警拿着丁莹的工牌。“交警说出车祸了,人已经到送医院去了。”等董尚超赶到361航空总医院后,丁莹已被送到二楼的神经外科抢救。后来,从同事的叹息声中,她知道,丁莹走了。董尚超一直后悔,由于当天工作比较忙碌,丁莹回家前,两人并没有打招呼,“我真的特别后悔,当时要是喊住她,跟她说几句话,也许就错开那个时间点了。”讨人喜欢的“开心果”在同学眼里,丁莹是个聪明、有想法的人。投行业务课上,她和三个同学合作研究的一个课题,得了满分。“丁莹的主意比较多,当时老师布置作业,让我们研究一个课题。她提议说,我们是女生组合,可以研究点儿与女性相关的话题。”丁莹的大学同学小胡称,经过筛选和排除后,几个女孩认为红色高跟鞋是女生们的梦想,所以决定研究高跟鞋。随后,大家就开始广泛搜集相关资料。爱好历史的丁莹多次去国家图书馆,甚至还发邮件联系国外图书馆,搜索了不少历史图片。“最后,这个课题做了6个章节,152页,东方高跟鞋的代表、中外鞋子的发展史及高跟鞋的社会含义等问题均有研究。”小胡称。在收集资料的过程中,大家发现,西方的高跟鞋最初是给男士用的,其中比较有名的是路易十四的红底鞋。“丁莹当时提出,要做一双出来。”随后,在她的引荐下,大家找到一位北京服装学院的老师,参考路易十四的画像,亲手做了一双红底高跟鞋,“这个独版的鞋子当时就被授课老师收藏了!”接触过丁莹的人都知道,她是个讨人喜欢的开心果。“工作后有段时间,她相亲相烦了。由于喜欢动漫,就把自己的照片通过微博发给一个动漫圈的大V,去征婚。”丁莹的学长“胖头鱼”每每想起这件事,都会觉得她十分有趣。而回答一些问题时,丁莹说出的俏皮话常令人捧腹。“她曾经答过一份问卷,表示最喜欢的运动是在床上扭来扭去;最喜欢的事是躺在沙发上看电影,同时有人递水果和海鲜;如果有人误会,就掀了他的桌。”丁莹的一位大学同学称,她的语言风格就是这样,爱开玩笑,活泼、有趣。 没能对诗的学霸除了开朗,丁莹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。据同学小林介绍,丁莹小学开始读红楼梦,高中就读于市重点中学,成绩从来没掉过全校前三十名,并以627分的成绩考入对外经贸大学,学会计学。“就在前几天,她刚考完注册会计师考试,一切都是蒸蒸日上的迹象。”提到丁莹的逝世,小林至今难以接受。那是10月16日。当天,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和紧张的复习,完成了注册会计师考试的丁莹十分开心,“又是个自由的小精灵了!欢迎来约吃饭、约唱K、约音乐剧、约图书馆、约画画、约吉他”。她的微信朋友圈还停留在那天。十天之后,她失约了。丁莹去世后,她的父母从老家锦州赶到北京。“她是独生女,上个月刚过完生日,老两口现在终日以泪洗面,基本上什么事情都无法处理了。”其亲属表示。“为什么是这样的故事,你那么爱生活,不该是这样的结局。”董尚超悲痛地说。她觉得,将丁莹与“逝者”、“生前”等词语串联起来,“是一个天大的玩笑”。丁莹的工位虽已空出,但董尚超总觉得她回家休息后就会回来,或许在公司的某个转角处,如往常一样,一抬头就能看到她。丁莹还关注了一个“背诵诗词歌赋”的微博,该微博每天会推送一个主题字,丁莹会根据这一个字,对出一句诗或词。10月24日的主题字是“广”,她对道“谁谓河广”;25日的主题字是“南”,她对出“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”一诗。26日,她的微博停止更新。27日,主题字为“凤”,丁莹的一位朋友对道:“身无彩凤双飞翼”,并在丁莹的微博下留言,“亲爱的,该你了”。相关的主题文章: